2016年03月14日

心醉一聲歎息又一次輕輕拂來的風




夜晚悄悄融入暮色,被雨剛剛洗過玻尿酸的城市,一股淡淡的清爽隨風舞動。輕盈地佇立在窗臺前,仰望著那一絲來自心底的涼意沁入心扉,不由得緊緊的抱緊了身體。

夜,就這樣姍姍來臨。落日的晚霞灰蒙蒙地掛在天邊,似乎還不想和今天說聲再見。陽臺上的綠寶寶動情的凝望著我,就如你的眼神那麼地柔情似水,這一刻,有點讓我,也有絲。

襲著一身席地的妙裙,粉色的,那是你最喜歡防掉髮洗頭水的。所以那日到義烏,我義無反顧地喜歡上了這種顏色,不濃不淡,不素不雅,就正如你當年對我的評價。我始終未懂,你是希望我一生粉紅,還是欣賞我一身粉紅?

斜靠著牆沿,慵懶的托腮想著心事。一縷清風吹亂了額前的劉海,也吹亂了心中的惆悵與無奈。而後,我靜靜地站起身,再次佇立窗臺前,沉冗地,驚駭了這個夜晚的寂靜。暮色裏的心情為什麼又開始變得憂傷,傷到天地也流出了眼淚。

躲在暗處,把心蜷縮成一團,用37度的姿態環抱靜脈曲張著自己的肢體。裙擺在風的拂動下開始了輕歌曼舞。把心放下,開始慢慢梳理得晶瑩剔透的心情,怎奈,一股壓抑的氣息又撩覆起我沉痛的記憶。
  


Posted by OuuptLook at 17:38Comments(0)

2016年03月07日

3月7日の夢囈重編織




男孩習慣了一個的人的日子,習慣了一頭紮進圖書館,習慣了寫寫漫無邊際的東西,習慣了黑夜。

男孩說這輩子再也不任性了,許多事情dream beauty pro 脫毛男孩順其自然,無世無爭。看淡了煙雨紅塵,聽慣了是非言論。男孩默,習慣了不多說一句話。重要的是男孩擺脫了心裏枷鎖。




男孩明白一直以來男孩生活在自己的,他只不過dream beauty pro 脫毛是她寂寞時的玩物。若幹年後,男孩現在才體味到那時的心酸,還好一切都歸於恬然。男孩現在不想玩弄現在那個女孩的感情,因為他真的不愛她。他不想傷害她,所以他拒絕了女孩所有的邀請。女孩置問他,男孩淡淡的回道:我不想陪你玩!女孩很傷心的跑開了。男孩一個人站在空曠的足球場上,長歎了一空氣,無可奈何的向宿舍走去,。夕陽將他的影子拉得修長,男孩撥通了女孩的電話,電話那頭無語的沉默。男孩沒忍心掛斷電話,那頭傳來嚎滔大哭。男孩也許真的累了,仍然電電話倒頭就睡了。

男孩換了手機號,上自習時也沒和女孩一起了。以前那女孩偶有聯系,但男沒過多種去留意女孩,畢竟那麼多年過去了。或許在男孩心中早已不是男女之愛了,客觀dream beauty pro 脫毛的說是兄妹之情了。男孩毫不諱言,那時他真的很愛她。但那只是苦澀的青蘋果,注定是被拋棄的。男孩走上了他並不熱衷的醫學之路,很多空暇時間被男孩花在了醫學上。男孩想等將來學醫有成了就去西部,去那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在談及將來找女朋友方面,男孩說現在還沒有考慮。也許男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一場毫無結果的初戀上。男孩再也沒有那麼多的激情去演繹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了。再找女朋友時,男孩想找一個真正過日子的,但現在男孩還沒考慮。男孩現在最大的願望是把醫醫學好,其他的,其他的一切與他無關!

曾經那麼毫無緣由地喜愛華美、典雅、尊貴的鬱金香,曾經夢想過在花海如潮的一個地方,徜徉其間,醉倒不歸。如今在四月,一個草長鶯飛的季節,北方大地春暖花開的季節,入眼的嫩黃和新綠讓心欣喜的季節,一輛直通車終於把我的夢想帶到了位於北京順義區的國際鮮花港景區。
  


Posted by OuuptLook at 12:59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