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30日

愛情需要細水長流暗戀一個人就夠了



哭和笑都一樣酣暢淋漓的青春終究在漸行漸遠。追著青春的尾巴,或沉默,或哭泣,或呐喊,它始終不再回頭看我一眼。然後,為了保護自己,也為了安慰別人,我會像個無所畏懼又或強裝鎮定的戰士,勇敢地看它隱沒不見。

被自己辜負的青春不應該奢求原諒,但是我卻從來不後悔把它耗在一場暗戀的洪荒裏。只是在癡迷於一種感覺,尋不到一種相似,它就變成唯一,陷在裏面便再也走不出來。青春就在這樣的的偏執裏被從記憶深處吹來的風慢慢吹散。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感覺一秒鐘就夠了。我並不奢求一種結果,最後的結果太容易破壞最初的美好了。因為即使是美滿的結局也隨時都有破碎的危險。或許,我對他的情感,並不是愛情。他只是在不經意間給了我一種美好的想象,然後我就把它珍藏心底,看不見其他的美好,更不允許誰去破壞這種寄托,包括我和他。所以,我只需要遠遠地看看他,偶爾地念念他。記憶裏的那些瞬間遠比現在眼前的他更珍貴。也許,我是一個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又太容易滿足的人。

或許我癡迷的是他給過的感覺,而不是他這個人。所以即使知道了他有女朋友,也只是淡淡心疼了一下,而後便在那些美好的感覺裏治愈。愛一個人,如果得不到,可以在遇到下一個更優秀的人的時候,就將他理所應當的遺忘。可是,一種與愛情有關的美好感覺卻始終無法被模仿和替代。即使我已經記不得了給我這種感覺的人,可是它卻依舊牢牢占據心底。

這種感覺像是一個牢籠,只有進口,沒有出口。它給得起快樂,也帶得來傷害。寂寞的時候,它可以讓你不寂寞,也可以讓你更寂寞。美好的或痛苦的,都只能在這種感覺裏自言自語,而無處與人訴說。也許,我真的很愛很愛他,愛到讓應該肆意揮霍的青春只是在一種與愛有關的感覺裏不曾綻放就直接枯萎掉。也許,我真的一點也不愛他,不愛到很多時候他的事情我都覺得於我無關痛癢;不愛到有過機會可以在一起,我卻也不願意主動去爭取。也許,我是一個自私的理想主義者,在一種感覺裏作繭自縛,得不到解脫。

過了轟轟烈烈的年紀,我知道我沒有資本再沉迷。因為給得起地老天荒的是面包與愛情的結合,而不是一種只在心底溫暖自己的感覺。用一種純粹或是與暗戀,或是與愛情有關的感覺書寫青春裏愛情的情節,他們都說太過荒涼。我把它放在歲月的天平上稱量,我看清了它的重量。所以我並不後悔我在那場感覺裏的逃亡與流浪。即使最後一無所獲,但我知道我的精神行囊曾經有過重量。

天色漸漸的暗了,秋風透過紗窗輕輕掃蕩,偶爾聽的見被風吹響窗戶的聲音 ,細微的,飄渺的,可外面的蟬卻不知為了什麼爭吵 ,惹得我難逍遙。

我於夢中,盡享其中百味千滋

我的夢境永遠那麼美,那山清水秀,花香鳥語,不會寒冷也沒有炎熱。白天,我和太陽彼此微笑,和溪水共飲歡樂,和流雲共朗詩歌,和風追逐彩色...晚上,明月會送我一曲歡歌,露珠會予我一片清澈,花朵回贈我一縷芬芳 ,而歲月,把它叫做荒唐...

暑假的初期,我無意而又刻意地跌入這個美好的夢境,而且不願意醒來。把自己悶在屋裏 哪裏也不想去,盡情地揮霍。守著我的電腦,一邊聽音樂一邊看空間,一邊吃泡面一邊聊,每天從中午開始過的日子實在太多,其他的同學...心裏也挺有罪惡感的想;他們是在為各自的夢想拼搏,努力著吧!但又會馬上轉折=====管他們幹嘛,因為這個夢境只屬於我一個人,我不需要受到幹擾。同學朋友叫我去玩我也懶得動彈,繼續我的蝸居生活,繼續我的夢....

醒於夢裏,誰知流光容易把人拋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