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14日

心醉一聲歎息又一次輕輕拂來的風




夜晚悄悄融入暮色,被雨剛剛洗過玻尿酸的城市,一股淡淡的清爽隨風舞動。輕盈地佇立在窗臺前,仰望著那一絲來自心底的涼意沁入心扉,不由得緊緊的抱緊了身體。

夜,就這樣姍姍來臨。落日的晚霞灰蒙蒙地掛在天邊,似乎還不想和今天說聲再見。陽臺上的綠寶寶動情的凝望著我,就如你的眼神那麼地柔情似水,這一刻,有點讓我,也有絲。

襲著一身席地的妙裙,粉色的,那是你最喜歡防掉髮洗頭水的。所以那日到義烏,我義無反顧地喜歡上了這種顏色,不濃不淡,不素不雅,就正如你當年對我的評價。我始終未懂,你是希望我一生粉紅,還是欣賞我一身粉紅?

斜靠著牆沿,慵懶的托腮想著心事。一縷清風吹亂了額前的劉海,也吹亂了心中的惆悵與無奈。而後,我靜靜地站起身,再次佇立窗臺前,沉冗地,驚駭了這個夜晚的寂靜。暮色裏的心情為什麼又開始變得憂傷,傷到天地也流出了眼淚。

躲在暗處,把心蜷縮成一團,用37度的姿態環抱靜脈曲張著自己的肢體。裙擺在風的拂動下開始了輕歌曼舞。把心放下,開始慢慢梳理得晶瑩剔透的心情,怎奈,一股壓抑的氣息又撩覆起我沉痛的記憶。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